<del id="btthl"></del>

    <address id="btthl"></address>

    <big id="btthl"></big>

    <ol id="btthl"><dl id="btthl"></dl></ol>

    <big id="btthl"><rp id="btthl"><strike id="btthl"></strike></rp></big><strike id="btthl"></strike>

    <track id="btthl"><pre id="btthl"></pre></track>
      <span id="btthl"></span>
      <span id="btthl"></span>

      濰坊市環境科學研究設計院有限公司歡迎您!

      首頁 > 新聞動態
      記者調查環評造假真相:環評單位資質參差不齊
      作者: 時間:2011-04-07

        由環評造假導致的污染事件近年來接連發生,湖南郴州“血鉛超標”、安徽懷寧高河鎮兒童“血鉛超標”等一系列惡性環境事件,后面都有環評造假的黑手。當公眾將環評機構、環保部門告上法庭,作為政府控制環境風險的重要手段,本該為環境嚴格把關的環評制度卻不斷遭遇信任危機。半月談記者最近在江蘇、安徽、北京等地深入調查假環評出籠真相,尋求讓環評回歸獨立與公正的解決之道。(《半月談內部版》2011年第4期)

        環評產業鏈利益交織,速成出爐的虛假環評報告豈能擋住污染項目

        上建設項目必須有環境評估,于是越來越多的人盯上了“環評”這塊肥肉,催生了一條包括項目業主、環評機構、地方政府部門等在內的產業鏈。在這條利益交織、環環相扣的產業鏈下,環評造假禁而不絕。

        環境保護部2010年6月發布的《關于2009年環境影響評價機構抽查情況的通報》顯示,75家被抽查的環評機構,30家出現了質量和管理問題,比例高達4成。

        2010年7月3日,福建紫金礦業紫金山銅礦濕法廠發生廢水滲漏事故,約9100立方米的含銅酸水外滲引發汀江流域污染,僅棉花灘庫區死魚和魚中毒約達189萬公斤。事件發生后,公眾聲討企業的同時,也在質疑如此嚴重污染的企業,其環評報告究竟是怎么出爐的。

        “環評不透明是引發公眾質疑的關鍵原因之一!睘榄h保事業奔走多年的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表示,與國外相比,我國的環評是一個純粹技術的過程,缺乏公眾的參與,整個流程都處于不透明的狀態,最終形成的環評報告也不對社會公開。多年來,盡管相關專家和環保組織一直在呼吁公布環評報告,但進展并不順利。

        安徽省環境監察局副局長魏繼伯向半月談記者介紹說,環評是政府行為,一般是委托第三方環評機構進行技術報告,由行政主管部門審批、把關。環評的目的是看企業的項目和行為是否符合有關環境保護的法律法規、是否符合相關技術規范以及當地的環保實際情況。

        據調查,目前環評行業主要由設計院所、環保系統人員以及民營公司三部分構成。市場上民營環評機構所占比例逐漸增多,其他的都是環保局的二級機構或者設計院等下屬的機構。安徽省環境保護廳環境影響評價處處長項磊介紹說:“安徽省內現有環評機構30多家,事業單位、企業等各種性質的都有,環科院、環評所等跟政府部門有關聯的機構歸我們行業主管,社會上的機構沒有行業主管。在業內民營機構仍處于初級的市場淘汰階段的情況下,種種惡性競爭屢見不鮮!

        市場需求日益擴大,環評行業卻跟不上市場發展,環評單位資質參差不齊,使得環評造假盛行。截至去年9月,全國共有1091家具備環評資質的機構,9000多名獲得執業資格的環評工程師。而當年全國需要進行環評審批的項目卻有30多萬個。

        曾任江蘇省儀征市環保局黨委書記的侯宜中表示,目前環評市場作為賣方市場,具備資質的“合法”工程師供應遠遠跟不上各種新建、擴建的項目數量需求。有的環評機構,一個月可以做十幾個甚至幾十個環評報告;有的干脆瞎編,內容弄虛作假,速度快的一兩天就能交貨,甚至出現了報告封面和內容牛頭不對馬嘴的情況。在業內,環評報告甚至有了“速成報告”之稱!斑@樣的環評報告怎能擋住污染項目?”侯宜中說。

        由于社會上民間環評公司數量激增,外掛環評公司也成了普遍的現象。安徽省科學技術咨詢中心是一家環評甲級單位,是安徽省科協的下屬二級單位,自負盈虧。對于亂象叢生的環評業,該中心企業管理顧問部副部長賈偉華無奈地表示:“外地借證的情況很普遍,對于行業內的從業人員來說是心知肚明的事!

        合肥市某研究所注冊環評工程師孟銀女士(化名)說,現在只要是動工的項目,包括新建項目和技改項目,都涉及環評,市場需求特別大,來不及消化,項目不等人,F在很多民營評估公司為了開拓市場,直接到外地設一個辦公室,雇點人就開始接項目了。

        孟銀向記者進一步透露環評報告速成的門道:很多時候一個取得資質的環評公司在外地設立辦事處,但是真正對外地項目進行環境評估時并沒有派出公司內的正規環評師,而是找在校學生或其他有相關經驗的人士來做環評報告書,環評公司只是在報告書上附上資質證明和相關環評師的簽名,環評公司往往對該項目的實際情況并不知情。但是,這樣的情況在環保局進行檢查時卻很難發現,即便事后查出問題,也難以獲得證據證明環評公司借出過自身資質制造了虛假環評。

        項磊表示,在環評報告上弄虛作假的企業,賺的都是環境成本。一些落后工藝,明知不能上馬,不可能通過環評的,就會采取造假行為,被發現就關門大吉,反正成本也賺回來了。

       

        壓力和利益的雙重脅迫

        在不少地區政績沖動下,環評業已變成了可有可無的點綴。許多新項目上馬前,環評機構往往不得不屈從于地方政府權力,做虛假環評甚至不做環評。

        魏繼伯對記者表示,在安徽懷寧高河鎮兒童“血鉛超標事件”發生之前,安徽省曾將部分環評審批權限“下放”到縣級,包括涉鉛的小項目。這樣的“下放”導致的結果是:地方招商引資、發展經濟的沖動和壓力,對環評構成壓力。

        不僅如此,我國不少環評編制單位還往往與環評報告審批單位存在利益關系。魏繼伯表示,要是環評由政府自己做,自己審批,可能存在“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嫌疑。目前,還有相當數量的環評機構掛靠政府部門。這將會導致這些地方主管部門審批把關不嚴格,而且很容易受到當地政府影響。

        西部一個著名風景區水電項目環評時,專家都被帶到當地一家賓館,美其名曰“封閉評審”。政府工作人員告誡評審專家,這個項目一定要通過,否則就是站在政府的對立面。無奈之下,專家只得“就范”簽字!斑@是一個老專家含著眼淚給我講述的真實事情!瘪R軍說,在一些地方政府部門的高壓下,環評報告喪失了公正性,淪為政府審批項目的“佐證”。

        據半月談記者了解,編制環評報告僅僅是第一步,接下來還需接受專家審核和環保部門審批。然而,看似嚴格的“三重把關”,在一些地方卻完全由政府部門“把持”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環評專家表示,表面上看,專家屬于第三方,無關乎雙方利益,公正可信。但問題是,選擇什么樣的專家參與評審卻是門很大的學問。一旦涉及一些地方政府勢在必行的項目,平時“不聽話”的專家就不會被邀請參加評審。

        負責審批的環保部門也有很多的尷尬。在采訪中,記者也不止一次聽到環保部門的抱怨。安徽阜陽某縣的一位環保局局長向記者表示,雖然近年來環保部門的聲音響亮了許多,但環保部門隸屬地方政府,錢和帽子始終捏在相關地方領導的手中,因此審批項目時的獨立性肯定要受到影響。

        利益驅使也極大地動搖著環評的公正性。中環聯合(北京)認證中心有限公司(國家環?偩汁h境認證中心)專家朱才玲說:“利益驅使是環評造假的元兇。做就有錢,誰給錢就替誰做!

        朱才玲告訴半月談記者,環評行業是一個正在崛起的“朝陽產業”,利潤相當豐厚。一個大的環評項目,動輒幾百萬元。相關機構為了接到環評業務,絞盡腦汁迎合出資人。只要付款單位滿意了,環評報告怎么寫都行。

        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向半月談記者反映,為了爭到項目,有些民營評估機構報價低得“不靠譜”。但是,要做出真正符合規定的環境評估報告書,評估公司是不可能從那么低的報價中拿到利潤的,只能偷工減料,降低成本。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環評工程師介紹說,從事這個行業,最大的感觸是委托單位評價一份環評報告好不好,并不在于報告是否詳細和規范,而在于是否將項目描述得能確保拿到批復。特別是一些需要申請國家資金的項目,項目單位更是直接表示,只需要保證單位名稱和申請資金不搞錯就可以了。

        侯宜中舉例說,不久前,揚州化工園中出問題的江蘇揚農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蘇優士化學有限公司,就是企業、環評單位和環保部門共同放松要求造成的。尤其是揚州環保局下屬的揚州環科所本沒有能力和資質做化工項目的環評,但其為了利益,拼命爭搶業務;由于一些特殊的關系,它還能幫助建設單位過關,雙方于是一拍即合,最終導致了污染問題的出現。

       

        讓環評回歸獨立與公正

        作為目前國際通行的做法,環境影響評價一直被很多關心公共環保事業的人士所看好。馬軍表示,環評屬于事前監督,以預防為主進行控制,是一種科學的保護環境辦法。雖然對我國環評的詬病很多,但不容否認的是,環評制度對保護我國的生態環境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因而,我們肯定不能因噎廢食,否定這一制度本身,而應以積極的態度讓環評真正回歸獨立與公正。

        據了解,西方發達國家的環評引入了公眾參與和“同行評議”的體制。一個項目的環境評價,既要有相關專家的參與,也要有與該項目相關的公眾參與,每個項目都要召開至少一個以上的聽證會,以達到利益的平衡。與此同時,項目的環評報告書除商業涉密外全面對社會公開,以方便公眾及業內人士進行監督。專家建議,我國可學習西方國家的相關做法,讓環評全部過程處于公眾的監督范圍內。

        2008年年底,金沙江中游阿海水電站的環評會議史無前例地邀請了兩名非政府組織成員參與,馬軍為其中之一。這在當時被環保界視為《環境影響評價法》和《環境影響評價公眾參與暫行辦法》實施以來,公眾參與大型工程頗為規范的一個樣本。馬軍表示,其實公開并不難,關鍵看我們的政府和相關企業有沒有這樣的勇氣。

        讓環評機構和評審專家真正成為獨立的第三方也很重要。侯宜中表示,就目前而言,除了極少數具備環評資質的私營企業,絕大多數環評機構是事業單位,隸屬于地方環保系統或科研院所。其中,以地方環保系統下屬的環科院所從事環評工作居多。要客觀環評,必須推進環評編制機構與審批部門的脫鉤,按照法律規定建設真正具有獨立法律地位的環評機構,并切實加強對環評機構違反環評法的責任追究制度。

        馬軍說,最理想的模式是,環保部門作為真正的裁判員,環評企業通過市場優勝劣汰,雙方各司其職,形成環境保護的合力,對上馬項目一同客觀公正地把關。

        “評審專家的選取一定要做到客觀!苯K省環境保護廳環評處副處長成杰表示,要清理規范各級專家庫,明確參與環評項目專家的準入門檻和責任制度,建立規范統一的專家庫,保證環評審批的公正性和科學性。

        “責任追究制度必不可少!敝觳帕嵴J為,環評造假屢禁不絕,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責任追究制度不完善。一起污染事件、環評造假事件暴露后,應該有溯源機制:環評報告出于哪個機構?哪些專家參與評審?是誰審批了項目……諸如此類的責任人,都要一并追究。如能做到這些,相關人員在作出環評決定時就得認真掂量了。(半月談記者 蔡玉高 熊潤頻 蔣芳 葛如江)

      <del id="btthl"></del>

        <address id="btthl"></address>

        <big id="btthl"></big>

        <ol id="btthl"><dl id="btthl"></dl></ol>

        <big id="btthl"><rp id="btthl"><strike id="btthl"></strike></rp></big><strike id="btthl"></strike>

        <track id="btthl"><pre id="btthl"></pre></track>
          <span id="btthl"></span>
          <span id="btthl"></span>

          99精品视频在线观看婷婷